寒枫霜刃

。。。。。。。

双黑太中《遇见时遗忘》

“喂,谁在那?!”中也按住帽子,低头往树洞里探头。
“中也,你还在那儿干什么?要回宿舍了!”同行的伙伴隔了大半个操场冲中也喊。
“知道了,你们先回去吧!”中也缩回身子应了句,然后在树旁席地而坐。
学校操场后有一棵参天的古树,一到夏天枝繁叶茂,撑起一大片浓荫。今天下午放学时,想往常一样要回宿舍的中也经过这里时,突然听到了一个微弱的声音。
“中也……”
“啊?”中也以为有人叫自己,便转头看向四周。
此时放学已有一段时间,操场上人很少,仅有的几个也低头匆匆走过。
中也挠挠头,以为自己听错了,于是继续往前走,刚走了两步,便又听到了那个声音。
“中也……”
这次可清晰了不少,中也听清了声音传来的方向——大树树根下的树洞。
“谁,是谁?”
“……”
没有回应。中也有些不耐烦了,顺手捡了块石子想丢进去。
“喂喂!小孩子别这么暴躁啊~”
又是这个声音,中也凝神向树洞内看去,一张白惨惨的脸挂着贱兮兮的笑飘了上来。
“艹!”活见鬼了?中也快速后退两步,看了眼四周,发现偌大的操场上已经空无一人,不由得心里有些发怵:这男鬼想要干什么?
“哎哎?中也不记得我了?”男鬼穿着砂色的和服,飘在空中还翘了个二郎腿。
“我……见过你?”中也一脸不可置信。
“啊呀真是伤心呢~小时候的中也多可爱啊怎么一长大了就翻脸不认人啊~”男鬼一脸浮夸的心痛的表情,朝着中也挥手,露出的肌肤上都缠着绷带。
“啊?对不起,我小时候发过一次高烧,然后以前的事情忘记了好多……”
“啊呀呀没事没事,”男鬼突然一个翻身飘到中也面前,托着下巴,“那这一次可不能忘了喔~我叫……”
“太宰治。”

“唔?中原同学说操场边那棵树的树洞?”寝室里,中也的上铺中岛敦探头下来。
中也点点头,随即问道:“怎么了吗?”
“唔……倒也没什么,就是想起学校里的一些传说而已。”
“传说?”
“对啊,传说学校建立以前,这里曾是当地一个大家族的宅邸,当年那个家族的少族长据说热爱自杀,却从未成功过,但路过那棵树的时候不小心掉进了那个树洞里,被树洞里囤积的水淹死了,此后大家族也渐渐没落,搬离了此地,宅邸也被拆除,再然后就建立了学校。”
“那……”
“那个家族……好像是姓太宰?”中岛敦歪了歪头想道。
“咳咳……死过人的地方往往会很不祥,中原同学还是绕着走的好。”邻铺平时冷漠寡言的芥川龙之介轻声说道。
“嗯……知道了。”
太宰。
太宰治。
中也突然对这个男鬼产生了极大的兴趣。

夜半,中也翻过宿舍围墙,来到了那棵树那里。
直觉告诉他,那个叫太宰治的鬼不会伤害他,中也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想,但他一向相信自己的直觉。
“喂!太宰治,你在吗?”中也小心翼翼地将头探进树洞。
“啊呀~中也来找我了呢~”声音从上方传来,中也抬头一看,太宰治倚坐在大树粗壮的枝丫上,枕着手臂看着他。
中也估算了一下大概高度,不算太高,便踩着树干凸出的地方爬了上去。
“呼~呼~”中也坐在太宰后面的那根树枝上,倚着树干,歪头问太宰:“你为什么不转世,而一直在这里?”
“啊~”太宰看向天上的月亮,“中也你小时候也问过我呢。”
“因为,我还有执念啊……”
“执念?什么执念?”中也探过头好奇地问。
“嘘……这是个……秘密。”太宰嘴角轻轻勾起一个显得有些虚伪的笑。
“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,中也。”

晚上夜半时分,中也偶尔会一个人悄悄翻过宿舍围墙,来到这里跟太宰聊天,听太宰讲一些以前的事情顺便被太宰挖苦“怎么总是长不高啊小矮子”什么的,日子也悄悄但飞快地流走。跟太宰相处久了,中也变感觉心口有一处空落落的,仿佛是失去的那部分记忆叫嚣着想要回归。
真的很快,读完高中的中也要去其他地方读大学,毕业典礼那夜,中也再次悄悄翻过围墙来到了大树前,爬上去,倚坐在太宰后面的树叉上。
“中也,你不是想知道我以前的事情吗?”月光仿佛穿过太宰惨白的脸,照在中也回头看向太宰的眼睛里。
“……我贪念家财的哥哥把我推进了树洞里,我的爱人也病逝了,我亲眼看着我的家族我的哥哥在我手里毁于一旦后,我的执念,是他。”太宰的眼睛亮亮的。
“我一直在这里等他的转世。”
“你等到了?”
“呵,你猜~”太宰的语气依旧轻佻,笑容依旧虚假。
“……祝你好运。”
太阳渐渐升起,蒸发了清晨薄薄的雾气,中也伸了个懒腰,从树上爬下,拍掉身上的灰尘,抬头。
“我们会再见面吗?”
“一定会的,期待下一次见面吧,小矮子。”太宰没有看他,只是招了招手。
中也转身,再没有回头。
太宰看着初升的太阳,依旧嘴角含笑。
“你是谁?”
“你是鬼?那你为什么不去转世呢?你是不是做过什么不好的事?妈妈说坏人死后才不能转世!”很多年前,小小的中也挥着肉肉的小手问他,他只是笑着捏了捏他的小脸。
“我在等人啊……”
“等谁?”
等……你。
那天中也回到家里睡了一觉,中也只感觉梦见了好多,其中间就有那个穿着砂色和服的男人,但一醒来便高烧不退,去了医院吃了药也不见好,家人变效仿他儿时那次请了人为他做法,烧退后,中也倒是什么也没忘,只是说了几句他要去树洞那里,有人在等他。家人问是什么树洞,中也自己也一脸茫然……

很多年以后,中也读完大学回到母校执教,有一天加班批改作业,回教师宿舍时路过了操场边那棵大树。
“中也……”声音轻轻的,仿佛风一吹,便会消散掉。
中也心里咯噔一声……

END

评论(8)

热度(21)